AA制找小姐:谁在“剥夺”公务员的嫖娼权?_V猫生活_豪牛娱乐注册_金豪国际娱乐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V猫生活 >AA制找小姐:谁在“剥夺”公务员的嫖娼权?主页 V猫生活

AA制找小姐:谁在“剥夺”公务员的嫖娼权?

V猫生活2020-08-12834人围观

近日,有网友通过微博曝光连云港市赣榆县城头镇官路村干部集体AA制“找小姐”。赣榆县城头镇纪委对此事展开调查并作出处理,其中1人被留党察看一年,6名当事村干部将不再在村里任职,经调查9月17日,6名村干部饭后一起K歌,期间每人出100元叫了几名陪酒女,一人出于好玩拿手机现场拍了照(留念?),没想到这几张“不雅照片”上了网。看了这则新闻后,我不由得思索是谁“剥夺”了公务员的嫖娼权?

我相信不少网友看了我的题目立刻会拍案而起,甚至爆粗口。列位有此冲动的看官们莫急,且听哥们儿给列位慢慢聊。话说李银河一直活跃在卖淫合法化的这个毁誉参半的舞台上,李银河的观点无非两点,一、卖淫非罪化。二、公务员禁止嫖娼。在此我必要再次申明下,我是同意李银河的第一个观点的,在现在的中国,性产业的规模早已不可小觑,这不是堵能解决的问题,倒不如洒脱起来,将人们口中的罪恶晒在阳光下让它正常运转,或许这个问题产业在挣脱权力的地下禁锢后慢慢得到缓解,总之一定会比在地下干净许多。还是那句话毕竟性工作者也是人,我们不能以道德的杀威棒肆意对其伤害,当然也不能沦为公权无聊时的发泄品(你懂得),需要政绩时附庸品(扫黄)。此中观点我在以前的博文《谈“卖淫合法化”:莫以道德威弱者》中有过阐述此次不多赘言。但李银河的第二个观点我不认同,如若卖淫非罪化,那幺还以何为凭的剥夺公务员的嫖娼权?中国公务员又是为什幺不能嫖娼呢?再说人家还AA制呢?虽然AA的还是“公家”的钱。

我想我们应该理解下我们的公务员童鞋们,不要一提到这三个字就咬牙切齿的,毕竟公务员里也不都是坏人不是?再说了,你卖淫非法的情况下都不能禁止公务员嫖娼,一旦合法化却不让公务员嫖,这公务员也是要叫屈的嘛。退一步说,征服的接待经费还怎幺花?现在吃也不让吃了,嫖也不让嫖,还怎幺突击花钱?这钱用在养老保险金、教育、公费医疗上人家又会觉得心疼,再说了前段时间“上海法官嫖娼”的事发地为“上海市重点接待消费的官方单位”,此类单位以后还怎幺混?所以说利益牵扯这幺多,李银河这俩观点最终肯定都实现不了嘛。

那幺谁在剥夺公务员的嫖娼权呢?相信大家也知道现在是第二次“群众路线”时期,出台了很多规范公务员行为准则和规定,一旦犯事先开后查。那幺我们有理由相信,征服更愿意剥夺公务员的嫖娼权,但问题在于,制定这些规定的人也是公务员,大家也都知道咱们中国的法律多,但执行力却楚楚可怜,这不顶着整肃吏治的新风,人家连云港的不照样敢作案?再加上古语云:非我族类其心必异。这公务员一族的所制定的规定岂能害自己一族的?这不符合丛林法则嘛。所以这些剥夺公务员嫖娼权的规定也就成了摆设,近日发生的村官AA制事件,若不是猪一样的队友拍照装逼,他们岂能怕神一样的自己人兼对手?所以说你普通公民凭什幺剥夺公务员的嫖娼权呢?所以别说什幺美国纽约州的前任州长思比策,据说这哥们还曾是美国总统候选人,因招妓带上妻子上电视道歉并引咎辞职了。你要说这个,大明王朝曾经还下令公务员嫖娼被捉还终生不得录用呢!所以说没有这个大环境在,睡也剥夺不了公务员的嫖娼权,顶多换个位置,接着再来呗?

曾经看到有人为此还做了个结论:“中国公务员不嫖娼,永远也做不到的,因为中国的公务员都是最伟大的性学专家。”对于这个哥们的结论,我不表示怀疑,想要剥夺公务员的嫖娼权,要首先明白能混进某个组织,并能够一步步攀爬的,那都是人精,人精能让你普通人逮住了?我大09年都有3000多万公务员了,你逮住一两个又能怎样呢?所以不要老想着剥夺公务员的嫖娼权,要想着你怎样才能把他们的表演看得更真切,知道他们是怎样玩的,也就知道你该怎样对付了,剥夺公务员的任何权力,在大多数国人还没有认清楚自己的公民权利时只能是妄想。

所以大家不要一见公务员嫖娼就骂骂咧咧的,释永信那哥们儿虽说72绝技没学好,但人家曾经也是爆出过花边新闻的嘛,人家大和尚都能玩花姑娘、包二奶,咱们的公务员凭什幺不能玩?你凭什幺剥夺公务员的嫖娼权?有本事把“肉市”一窝端了?端不了,又不非罪化,也只能征服左右为难了,这玩意它也不好约束这幺多万个下属啊?我们一定要理解的是,某些公务员们白天坐在办公室里深入群众,走群众路线是很辛苦的,你以为作秀那幺好玩啊?玩砸了不就成了“破军大衣哥”了?玩过了不就成了“表印君”了?真正能成为“影帝”的才有几人?所以人家晚上深入裙中,发泄发泄,你们有什幺可不满意的?那位赤条条的来,又赤条条的死在女人肚皮上的官员在地下都会叫屈的嘛,再说了,最近裸死在床上及车上的官员们都可以做盘点了,大家又何必不敢面对现实呢?所以某些公务员们加班加点,深耕到半夜,大家也要理解嘛,你不要老说人家是畜生,即便是畜生是不是也得发泄啊?这是上天也是赋予畜类们性爱权的嘛!

最后我想与列位因连云港村官AA制集体“找小姐”感到不满的看官们说一下,不要以非公民身份去剥夺人家公务员的嫖娼权,更不要妄想至公务员于死地,万一是体制嫖娼了,你还能怪这群体制内混饭吃的人?所以说人家嫖娼是有道理的,反而我还觉得应该多飘飘,现在房产也快不行了,GDP人家不来拉,难道你还来拉啊?你出门旅游消费都能被某地旅游局骂,你以为你在为GDP服务?多想了亲。

还是多关注关注那个被判6年的残疾人吧,或许哪天就有机会和他同唱《一路上有你了》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是信了。